你哭泣軟弱地要離開,我的胸口陣陣揪著,酸著,心疼著,不捨著。可為什麼要走的時候,回頭的言語眼神依舊如昔,好像我不得不抬頭,打直,挺著,硬著,不服輸著,要證明著。

這究竟是不是什麼開啟?是不是什麼暗示?

 

我的愛還是滿溢著,我的心還是熱騰騰的。我聽到的還是只是聽到的,我經歷的如果我已遺忘了,那就是不存在了。

路怎麼往前走著走著就變成是悲哀的了?我還是執著任性地相信,一定會是我的。不管你給我看見什麼,我只選擇我要留下的。


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